滑雪常识

滑雪常识

整顿滑雪产业已势在必行 不能听任市场自然淘汰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5/6/26 17:59:41  点击:923

 鱼龙混杂———行业规则在滑雪小作坊的恶性竞争中失效
       “滑雪小作坊”影响的当然不只是哈尔滨滑雪场的集体声誉,还有行业规则。
       平山神鹿滑雪场总经理郭鹏说,滑雪者的数量在增加、消费意识也在逐年提高,但多数滑雪者还是要找一个价格支撑。一些滑雪小作坊能做到“滑一天雪15元,还含午餐”,正规滑雪场根本无法与其竞争,导致正规滑雪场的生存土壤在逐步丧失。还是以平山神鹿滑雪场为例,周边的小作坊每年分走“平山神鹿”四五万人次的客流量。
       “什么叫滑雪场?”我市几家老牌滑雪场经营十余年后居然产生了这样本不该产生的疑惑:拥有十余条雪道的叫滑雪场,仅仅只有一条不正规小雪道的滑雪小作坊竟然也可以叫滑雪场。如此算来,曾参与了滑雪场S级地方标准制定的龙珠滑雪集团总裁朱晓虎估算,哈尔滨以及周边至少有60家“滑雪场”。
       实际上,建设一个滑雪场要有大量的资金投入。根据省旅游局和省技术监督局2001年制定、2004年修改的地方行业标准,滑雪场的雪道设施、设备要满足11方面的具体要求,包括雪道长度、索道建设、造雪系统、压雪机械、雪道养护、雪场救护等。比如雅旺斯滑雪场的投资是3.2亿元,吉华滑雪场的投资也达3亿余元。
       滑雪小作坊的“遍地开花”几乎颠覆了游客对滑雪场的认识。滑雪小作坊可以无视任何行业标准开门纳客,与正规的滑雪场在同一市场内“争食”。
       哈尔滨体育学院帽儿山滑雪场主任啜鹏群觉得,在争夺旅游客源上,大滑雪场完全不占优势。因为“大滑雪场有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给旅行社的返点有严格的标准,不像‘小作坊’有那么大的随意性。因此,大滑雪场对旅行社很难形成吸引力。”
       啜鹏群的观点引起业内共鸣。郭鹏说,投资大的滑雪场反而竞争不过小滑雪场。几年前,这些小滑雪场没出现时,哈尔滨的滑雪市场是比较规范的,各雪场的经营情况也比较好。滑雪小作坊出现后,依托旅行社,抢走了大量客源。虽然每个小滑雪场的纳客能力有限,但数量很多,大滑雪场所具有的硬件、软件优势都发挥不出来,滑雪旅游客流逐渐被它们蚕食。
       “滑雪小作坊的大量出现导致整个行业的压价倾销成为常态。”朱晓虎说,我们没办法去告诉游客,哪些才是正规的滑雪场,只能靠降价来争回一部分顾客。对此,郭鹏也深有感触:以前,在价格制定上各个大滑雪场都比较遵守行业规则,不会乱涨价、乱压价。而在小滑雪场搅和下,因顾客数量多寡随意变动价格已成常态。“这个春节,我们没涨价,居然成为了吸引游客的亮点。本来就该这样,现在却成为了‘突出表现’,这不是很可笑吗?”
       黑龙江省旅游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评述哈尔滨市的滑雪场现状时说:“大多都经营不善,这主要是被小滑雪场搅和的。”
       监管“真空” ———准入制和退出制的缺乏,导致无论何时不管哪里随时都可能“冒出”个滑雪场
       滑雪场该由谁来管?这个问题没人说得清。因此,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掌握目前开门营业的滑雪场究竟有多少家。业内人士对滑雪小作坊的数量普遍估算为几十家。
       “行业管理在旅游部门,但只针对S级滑雪场,‘准入’并不在旅游局。”与省旅游局相关人士的说法类似,体育、林业部门对滑雪场也只是各分管一摊。
       “这种情况直接导致有些滑雪场开业后,相关的管理部门还不知道这个雪场的存在。”一位业内人士介绍,甚至一些个人开的小滑雪场甚至没有任何执照,别说纳入管理,连对游客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
       滑雪场的问题不是准入的“门槛低”,而是根本就“无门槛”,谁想干就干。这位人士说,这种小滑雪场只能是在出现了顾客投诉时才进入相关部门的视野。比如出现旅游纠纷时,由旅游部门从旅游管理角度进行干涉;出现教练素质问题,体育部门对从业人员从资质方面进行管理。但即使没经过任何审批,某一家滑雪场想进入这个市场也就进入了,相应管理部门没有明确的指标和硬性的要求去“清退”这一雪场。“目前还没听说有任何一家被‘勒令’退出市场的。”
       准入制、退出制的缺失,让从业人员的素质难以保障。记者采访朱晓虎时,他正在关注一家媒体关于滑雪教练强要小费的报道。他说,这个报道反映了哈埠滑雪市场的两个乱象,一是“亚布力滑雪场”这一称呼,在亚布力镇里及其周边的任何小滑雪场都在使用,但外地游客并不知情,认为这就是哈尔滨最好的亚布力滑雪场;二是滑雪场从业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
       采访中记者发现,对于滑雪场从业人员是否有行业标准要求,甚至连一些大滑雪场的经营者也说不清,只能用“可能欠缺”来表述。因为他们觉得,别说“达标”这么“高”的标准,一些滑雪小作坊根本没经过审批,何谈从业人员的专业素质。
       “哈尔滨滑雪场处在一种杂乱无章的无序发展中。”这种陈述,在几天的采访中,记者听到了无数遍。
       “先天不足”———所有曾被忽略的问题都开始“捣乱”
       从1996年亚冬会至2009年大冬会,哈尔滨的滑雪产业借助赛事得到快速发展。在进行国内游的游客心中,“到哈尔滨滑雪”是对滑雪的一种“终极向往”,因为这里才最“正宗”、最“高级”。赛事助推的哈尔滨滑雪产业进入发展的“黄金时期”,业内人士回忆:“每一家滑雪场的经营情况都非常好。”
       正是在市场快速发展带来的“眩晕”中,哈尔滨滑雪业的先天不足被忽略。
       “首先是气候问题。”体育部门相关人士介绍,由于哈尔滨天气寒冷,雪中的含水量较少,比较干涩。这些对于旅游滑雪来说不是问题,但对于专业的发烧友“脚感”也许不太好。正是这个原因,让北京、河北一带的滑雪场能“拢住”其附近的滑雪发烧友。哈尔滨没有“先天优势”,远处的滑雪发烧友不会远程来此滑雪。
       当滑雪市场开始“旺季喊饿”,所有的“先天不足”都开始“捣乱”了。比如哈尔滨的住宿之贵。
       黑龙江省旅游局相关人士说,哈尔滨的住宿成本比较高,仅在这点上,旅游滑雪的竞争力就比不上吉林。
       记者的查询结果也证实了这位人士的说法。在网上查询哈尔滨市酒店价格,5星级酒店以“香格里拉”为例,通过“去哪儿”网预订,每间每天比长春的贵400元左右。经济型快捷酒店以“如家”为例,长春的均在每天200元以下,哈尔滨的均在200元以上。
       “哈尔滨的酒店是东北三省中最贵的,5星级酒店数量也比较少。”龙珠二龙山滑雪场的企划部经理刘漪春也提到了哈尔滨旅游综合竞争力的问题。业内普遍认为,哈尔滨旅游业的综合竞争力也制约了滑雪业的发展。滑雪业是包含在冰雪产业和旅游业中的,北京莲花山、河北万龙滑雪业发展比较好,是因为有北京的其他旅游景点做依托。
       先天不足,“后天”的努力也不足。“哈尔滨周边究竟哪些山适合做滑雪场?哈尔滨应该有多少家滑雪场?”刘漪春说,很遗憾没人研究这个问题,导致哈尔滨的滑雪场太多,超饱和了。哈尔滨周边的市县都想推出自己的滑雪产业,没有统一布局。高、中、低档的滑雪场在区域分布上也没有良好的搭配和错开,同质竞争严重。
       整饬“雪道” ———整顿市场、整合出击是从业者们一致的愿望
       “那些不符合地方标准、行业规范的滑雪小作坊应该采取行政手段关停。”朱晓虎认为,从哈尔滨滑雪场目前的混乱局面看,已不能听任市场“自然淘汰”、自生自灭,最好相关部门能出手整顿。
       出身于哈尔滨体育学院教授的啜鹏群也在期待:“有关部门,哪怕是媒体,能不能把滑雪场经营者召集到一起,把问题拢一拢,集体分析一下怎么解决?”
       滑雪场经营者希望寻求到政府的支持。一些业内人士提到:“滑雪产业还属于新兴产业,对于滑雪场,相关部门应该在把其‘扶上马’后,再‘送一程’。”郭鹏也希望,旅游部门从规范旅游的角度、体育部门从规范滑雪教练专业素质的角度、林业部门从审批雪场用地的角度,梳理全市的滑雪场,把滑雪产业发展带入“轨道”。
       省旅游局从去年起已开始对全省的滑雪场进行调研,其看法是滑雪场“确实需要规范。”
       正在滑雪业内“煎熬”的一些经营者已有更具体的想法。朱晓虎提到了一种“官方推荐制”。他说,即使由于各种原因,滑雪小作坊不能迅速被关停,相关部门也可以采取一种更具可操作性的方式来规范产业发展。比如旅游、体育等部门,可以把达到地方行业标准、复核也合格的滑雪场,用一个有严格指标的评定系统去评价,列出一个“官方推荐名单”,发布在哈尔滨政府和旅游等网站上,也可以在集中推介城市旅游的央视广告中推介。
       “游客还是信任政府推介的。”朱晓虎说,因为消费者会考虑“这家滑雪场凭什么进入到官方推荐”,进而影响其消费选择。而且,这种推荐还应照顾到不同顾客对专业程度、价格定位的不同需求,有针对性地进行推荐,这样也方便游客选择与其自身条件“匹配”的滑雪场。
       采访中业内人士还特别告诉记者,与普通人的误解相反,今年“贫雪”的天气其实对哈埠滑雪旅游行业的实际影响很小。滑雪场无论降雪多少,主要依靠人工造雪铺设雪道。吉华滑雪场的工作人员说,今年18台造雪机日夜不停地向外喷雪,人工雪与自然雪的“脚感”不同,竞技滑雪需要自然雪,但旅游滑雪需要人工雪。即使下了天然雪,上面也要铺设人工雪。因此,即使是偶尔贫雪的哈尔滨,也不会减少其滑雪旅游的魅力。
       坐稳“宝座” ———整合雪场、集结“成拳”,才能打出“龙头老大”的气势
       在百度网上搜索“哈尔滨滑雪”,会蹦出500多万条搜索结果,比国内其他任何地区都多很多。
       采访中,无论是业内人士还是政府工作人员都提到,之所以把哈尔滨滑雪业目前的问题看得这么重,是因为“我们太爱惜它”。哈尔滨滑雪市场是国内发展最早、最快、最大的滑雪旅游市场,“到哈尔滨滑过雪”至今仍是国内一些旅游者的骄傲。滑雪产业上我们有先发优势、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以及自1996年以来15年积累出的影响力。如果目前出现的问题能及时解决,哈尔滨滑雪产业会“滑”得更高、更远。
       “珍惜这个产业,就要每遇到一个问题都及时修正。”吉华滑雪场相关负责人李斌说,我们不能以“老大”自居,总觉得市场很大,被别人分掉一点没关系。也许几万人次的客流我们不在乎,可长春、沈阳等地的滑雪场正是下功夫研究哈尔滨的滑雪市场,每年几万几万的从我们这里不断地分割客流,才逐渐“累积”起来做大做强的。滑雪产业是一个朝阳产业,我们应该把目前遇到的发展瓶颈打通,把被“截走”的客流再夺回来。
       朱晓虎说,在目前的基础上,哈尔滨要占住全国冰雪旅游行业龙头的位置,滑雪产业需要整合。比如亚布力,它可以承办洲际大型比赛,这就是哈尔滨滑雪业发展最大的优势,它会传达给滑雪者一个“专业”、“正宗”的印象。如果发展再上一个台阶,目前亚布力的7家滑雪场需要整合,最好能借助这种整合吸引到大投资商进来。朱晓虎说:“这就像用巴掌打人不疼,而整合成拳,打出去就有力量了。”
       对整顿和整合寄予厚望,是为了让哈尔滨滑雪业的优势延续并发扬光大。整饬“雪道”,“桂冠”拭尘,应对挑战,哈尔滨滑雪产业固然应有当仁不让坐稳业内“龙头宝座”的气魄,但更要有实现这一目标的智慧。
 

青州黄花溪,青州黄花溪景区,门票团购价格,1人也优惠,免费预定中..
http://www.shandongski.com/show/hhx.html

 

分享按钮